回望2015年,金融危机七年后,世界经济并未强劲复苏,各主要经济体出现增长乏力疲弱态势。美国经济全年走势保持“平稳”;欧债危机引发希腊退出欧元区虽暂时解除,但复苏前景依然相对脆弱;新兴经济体陷入金融危机以来最低速增长期,并受强势美元冲击,出现资本外流、外储缩水;全球贸易增长乏力,跨境经济金融互动减弱,保护主义增强;大宗商品市场乏善可陈;全球地缘政治博弈愈发复杂,利益竞争更加明显。变局之年,“三亚 财经国际论坛”将邀请中国、美国、欧洲、美洲及亚洲的政界、商界、学界最具影响力的领袖,旨在通过民间智库撬动政经能量,以思想的共鸣引领变革方向,在推动国际经济技术交流合作、研讨解决重大问题、促进世界经济良性发展中持续发挥更为积极的现实效应。

 变局之年,“三亚·财经国际论坛”将邀请中国、美国、欧洲、美洲及亚洲的政界、商界、学界最具影响力的领袖,旨在通过民间智库撬动政经能量,以思想的共鸣引领变革方向,在推动国际经济技术交流合作、研讨解决重大问题、促进世界经济良性发展中持续发挥更为积极的现实效应。 [全文]

嘉宾观点

傅莹:美国正在全球“筑墙”中国要如何“拆墙”?
傅莹:美国正在全球“筑墙”中国要如何“拆墙”?

  美国为了维护在世界经济事务中的主导权,积极促成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和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伙伴协议,在没有吸纳所有主要经济体……[详细]

国家发改委张燕生:中国全球化角色向资本净输出转型
张燕生:中国全球化角色向资本净输出转型

  国家发改委学术委员会秘书长张燕生在会议上指出自1990年以来的全球化上半场已经结束,推动全球化的美国……[详细]

许善达:淘汰僵尸企业给创新让出空间
许善达:淘汰僵尸企业给创新让出空间

  很多僵尸企业真的要倒闭的话,可能要承受这种倒闭的结果,虽然有很多制度环境不足的地方,需要改革来推动……[详细]

蔡鄂生:上市公司拿IPO钱就搞房地产和金融
蔡鄂生:上市公司拿IPO钱就搞房地产和金融

  我们分析几个企业发现,他拿来钱以后,在过去的高速发展时期,投到房地产和金融里去了,特别在房地产和一些高速发展……[详细]

秦晓:结构调整的目标是实现平衡
秦晓:结构调整的目标是实现平衡

  全球平衡的一个重要指标就是贸易项下的和经常项目下的平衡,指标后面是经济结构、发展模式,它可以带……[详细]

王建宙谈中国企业海外扩张热
王建宙谈中国企业海外扩张热

  我坚定地认为现在条件已经成熟了,我们可以大胆地走出去,去海外投资。我们可以扩大区域,不仅是在新兴市场……[详细]

王波明:未来狠抓经济质量而非经济数量
王波明:未来狠抓经济质量而非经济数量

  谈到“雾霾”问题时,王波明表示,雾霾可能是因为中国过去三十年高速经济发展,高速工业化进程所造成的,它们带来了经济发展……[详细]

姚余栋:人民币的国际化将使流动性寒冬不太冷
姚余栋:人民币的国际化将使流动性寒冬不太冷

  中国人民银行金融研究所所长姚余栋在会上指出看全球流动性周期来看,主要是国际货币发行国……[详细]

魏加宁:统计制度造假将让改革数据失真
魏加宁:统计制度造假将让改革数据失真

  政府自身不改革,光是改别人,改国企,改商业银行,没有用的。现在这一轮改革,很多改革都是在改别人……[详细]

尹中卿:这些年一直没有探讨出合适的国企改革方法
尹中卿:这些年没有探讨出合适的国企改革方法

  应对经济下行压力,要寻找新动力,培育和发展新动能,只有这样才能做到引领新常态,中国才能进入下一轮高速增长……[详细]

马蔚华:金融机构走出去最大问题是市场准入
马蔚华:金融机构走出去最大问题是市场准入

  首先,资本是追求利润的,走出去、投资、追求回报都是理所当然的。同时还须服从国家大的战略、推动国家的外交文化……[详细]

李若谷谈企业海外战略困境
李若谷谈企业海外战略困境

  中国企业走出去遇到困难很正常,中国实力在不断地上升,遇到各种非议,甚至是反对的声音,再正常不过,不要把它……[详细]

主题演讲

主题讨论

话题一:探寻全球平衡发展之道

经济全球化趋势不断加强,资本、贸易、金融国际化程度达到空前规模,跨国公司遍布全球,产品国际化水平越来越高,全球贸易规则日趋统一。但是,经济全球化负面影响不断显现,在全球经济日益联系紧密的同时,如何解决各国以国内政治经济发展态势为导向解决全球问题的弊端?发展中国家以及新兴经济体如何在处于相对落后和不稳定的状态下,更从容应对外部经济波动和金融危机的影响;发达国家如何在复苏相对疲软的情况下探寻发展动能并与新兴经济体发展找到平衡之点?

话题二:中国经济增长压力下的新动能

全球经济增速放缓已成共识。中国经济经过长期高速运转后已到减速修整时段,但仍处于适度较快的发展区间,在世界主要经济体中位居前列。十八届五中全会提出了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新的目标要求:经济保持中高速增长,在提高发展平衡性、包容性、可持续性的基础上,到 2020 年国内生产总值和城乡居民人均收入比 2010 年翻一番,这也让我们看到中国经济未来发展的新希望和新动能。站在新起点,我们急待探索如何从制度和政策的层面确保“十三五”时期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宏伟目标实现,确保全面深化改革在重要领域和关键环节取得决定性成果,确保转变经济发展方式取得实质性进展?

话题三:构建新雇主经济主义

企业的成功仰赖人才,而由互联网等新技术掀起的巨大冲击促使企业加速人才管理的变革以应对激烈的竞争。在过去,雇主在劳动关系中具有主导性的地位和作用,人力资源局限于招聘、培训、绩效、薪酬四大模块,推崇维护劳动关系规范并维稳的“雇主经济主义” ,现在这种传统的用人观念亟待调整。企业应意识到雇主品牌是一种社会责任与历史责任,是对雇员意识、诉求、组织、行动的全方位了解。如何推崇让雇员快乐工作,幸福工作的“新雇主经济主义” 成为摆在企业面前的重要问题。

论坛现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