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享受着“牌照”的红利,挣着传统通道业务的费用靠天吃饭,国内券商已经过了很久舒服的日子。但证券行业的加速发展和转型势在必行。作为市场最重要的参与者之一,成长问题是现阶段困扰许多券商的一个主要问题。如何从以“牌照为中心”向“客户为中心”发展?如何从“规模扩张、同质竞争”向“经营分化、特色发展”转型?环境的质变已经袭来!适者生存,不适者淘汰,是残酷的生存法则。面对危机,券商在尝试着进化,但到底谁能度过危机?阅读全文

券商生态环境

  看天吃饭,纯粹依靠佣金收入带动经纪业务部门增长的模式不可持续。行业的未来属于能将投资专家、人工智能专家、互联网专家等多种高技术人才有效结合在一起的公司。大宗经纪服务、低成本融资融券和简化算法交易等服务将变得越来越炙手可热。同时,简单的依靠互联网流量引流或简化开户及交易等功能可谓毫无技术含量可言。如何将原本专属机构和专业投资者的各种工具和优势的门槛有效降低和简化,将其提供给普通投资者是行业必须面对的问题。能够做到这一点的公司,必然可以在日趋激烈的肉搏战中占优势地位。

  受政策和市场环境变化的影响,券商目前各项业务似乎都受到不同程度的冲击。

环境突变被迫“进化”

  困境:互联网经纪+ 一人多户 + 行情低迷 ,交易量和佣金双双下降,券商业绩不佳。从上市券商一季度业绩报告来看,净利润和营业收入出现双双下滑的企业超过近九成。(如下图)

  现实:国内证券行业一直以来将通道业务作为主要收入来源,目前约60%的营业收入来自于通道型业务,其中经纪业务收入占到一半以上,业务结构与上世纪80年代的美国市场相类似。

  观点:国信证券非银分析师陈福认为,接下来佣金会有新一轮下跌。中国证券业协会对于佣金率有规定的,上线是3‰,下线是0.2‰。如果按照《证券经纪业务管理办法》(草案)通过,其中的规定来看,佣金率没有下线,可以继续往下突破。叠加互联网券商的冲击,行业佣金价格战将进一步加剧,此前对2016年行业平均净佣金率的预测至0.43‰(同比下降15%)。此次改革将加速压缩传统经纪业务的利润空间,迫使券商在中长期加快业务结构的调整与转型

基因重组内部进化

  困境:低迷的行情让券商各项业务受到影响,承销保荐业务量收缩、两融业务收缩、自营业务受行情影响。券商似乎陷入“四面楚歌”,开始出现变相 “裁员”和“拖欠薪资”。

  现实:未来的证券行业将变得高度专业化,目前券商还缺乏大量“专业化”的人才。人才至关重要,而吸引、保留人才的关键在于机制。在行业全面转型的背景下,券商需要的不仅仅是掌握资源的“关键人物”,还需要前、中、后台的人才建设和能力的整体提升。

  观点:华融证券财富管理中心总经理肖波认为,券商也需要供给侧改革,券商大整合阶段要抓紧时间,三五年之内趁市场低迷一定赶快整合完成。券商供给侧改革核心就是提质增效,最核心在技术创新和方式基础上下功夫。第二个是技术、人才和产品,这三个方面是引领未来证券市场发展的最核心的力量。以看高盛为例,它最大的特点是人力的投入占到整体收入的40%,在营运费用占到60%。高端的人才需要非常高的价格来匹配劳动力的价格。

政策为券商进化营造有利环境

  困境:“券商牌照”未来将放开,而目前保守谨慎的政策措施让券商步履维艰。注册制暂缓、两融业务规模的下降、券商自有资金“救市”等客观环境束缚等券商的前进。

  现实:中国券商行业的发展落后于国内的银行、保险等行业。更为重要的是,券商能力与实体经济要求仍差距显著。券商长期以来主要在投资和融资领域扮演通道提供者,没有发挥其应该发挥的资源整合、避险等核心作用。对牌照红利的高度依赖以及客户较为单一的产品和服务需求导致券商的经营模式长期以来形成了“以牌照为中心”的业务模式。

  观点:华融证券财富管理中心总经理肖波认为,政策需要为资本市场模式创新提供机会。不能天天都是审查,天天都是监管,要给券商更多的发展空间,否则的话中国什么时候证券市场会开放?而且对外开放做好准备没有,能不能能够抵御未来机构的竞争力量。另外制度创新上一定对包括市场,包括人才,包括产品等等方面都要给相应的机制和相应的创新,这个才能够释放人的潜能和劳动力的潜能。比如在一些规范性文件上也要松绑,证券从业人员不能够炒股。如果证券从业人员不允许炒股,我们高端人才从市场磨炼的角度上来说,怎么来形成跟国际抗衡的对比?

总结

  作为资本市场的重要参与者,证券行业的加速发展和转型势在必行。今后,中国的资本市场和证券行业在经济转型和帮助国家实现“中国梦”的征程中,应该起到四个方面的作用:第一,盘活存量。加速并完成中国的重工业化,整合过剩产能;第二,培育增量。通过PE、VC和资本市场退出机制等市场化手段,成为“万众创新,大众创业”的孵化器和有利保证,真正培育战略性新兴产业;第三,改革制度。通过引入战投、重组和整体上市等市场化手段,推动包括国企混合所有制在内的体制、机制的创新;最后,管理财富。通过资本市场的壮大,重新配置居民财富,增加股权类财富的比例,增加国民的资本性收入。不过转型路上的“崎岖坎坷”,没人能保证某一条路一定能走向成功。

大家来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