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界网站10月27日讯 今日金融界网站对工行上市了进行了上海、香港和北京的三地视频直播报道,除在上证所、联交所现场进行了上市报道外,金融界网站特别邀请了多名著名相关人士进行了嘉宾访谈,27日上午9:30左右,《证券日报》副总编马方业和《信息早报》社副主编张海冰做客金融界,就工行上市与网友进行交流。实录如下:

  主持人:大家好!我们非常高兴请来《信息早报》社副主编张海冰和《证券日报》副总编马方业两位业内专业人士来和大家聊聊工行上市!

  zbaggio:工行IPO是近期中国之最也是全球之最,这个影响力是怎么样呢

  特邀嘉宾张海冰说:我觉得作为一个目前对于中国的A股市场来说最大的股票,登陆以后肯定会对股指有很大的影响,这个怎么看?研究机构有不同的意见,我个人的角度来看今后会有更多的股票回归A股市场,我们市场股票的结构会发生一个逐步而且是长期的变化,那么这种大盘股会改变以往市场的情况,可能对大盘起到定海神针的作用。

  wwjj:已经A股上市的现在有工行、中国银行还有招商华夏,这些商业银行中您认为工行的定位与其他银行相比具有哪些优势呢?

  特邀嘉宾马方业:今天我们证券日报也登了一篇稿子,就是说工行搞了25个记录,因为昨天我值班。我觉得工行是中国最早的银行这是一个。第二个我觉得工行是最大的内地银行。我觉得它走进资本市场、证券市场我感觉到对中国的银行业改革来讲,确实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事情,或者是一个里程碑式的事情。所以它的一些优势我觉得就是在网点方面它肯定是最多的网点,在我们渠道为王的这个时代,我觉得这是它一个非常重要的优势。再就是工行上市以后我觉得对其他的大型国有企业到咱们内地来上市也创造了一个良好的环境,我觉得这一点中国的证券市场开始进入了真正的蓝筹时代。

  花花:我们都知道2006年是进入WTO的最后一年。工行上市是不是意味着银行的改革告一段落呢?

  特邀嘉宾张海冰:我觉得是这样,工行的上市、包括之前建行的上市,只是中国银行业改革的一个开始。我们知道中国的银行业可以从国家行政机关附属部的角色,慢慢转变到商业银行。从政到商的改变我觉得是非常艰巨的过程,我们看到中国银行改革方面决心比较大、步子比较快。从国家到不良资产的剥离到外汇来注资,就看出政府对国有企业的改革有非常坚定的决心。但是目前为止几大行上市以后,尤其从我们这次几大行发行来看都获得了相当不错超额认购的倍数,说明投资者包括国际的投资者对于中国的银行业,当然间接的也是对中国宏观经济还是很有信心的,但是我们如果说上市就是我们银行业改革一个很大的成果的话我觉得还不能那么说。我们上市只是一个手段,上市起到几方面的作用:一方面是筹集资金,另外一方面调整公司治理结构更合理。这样的情况下我们只是觉得通过上市进一步促进它的改革,上市并不是改革的目的,我是这么认为的。

  巴乔:工行上市这次发行价是3.12元就是20多倍市盈率,您认为这个市盈率合理吗?

  特邀嘉宾张海冰:我认为市盈率这个东西要动态来看,现在您让我说合理或者是不合理,我现在不掌握数据,我也不能做出这个判断,但是我在之前也看到一些报告、研究机构说这个市盈率的判断一方面要跟同行业的公司来对比,另外一方面也看它是不是静态的,我看到一些报告也提出一些担忧,就是说工行在2007年2008年以后可能业绩增长不是那么强劲,这个东西我觉得还需要进一步的分析,我觉得很难判断20倍的市盈率到底是高了还是低了。

  马方业:我非常同意张总的意见,市盈率我们肯定是要动态的看,这一次发行市盈率我觉得是比较好的,为什么?因为从国际资本和咱们国内资本超额的认购,这个已经看出来了,已经证明这个价位是合理的,并且今天开盘的情况议价并不高,比较平稳。剩下的就是说投资者机构的身份比较多,更加理性一些。当然就是工行、我们是希望工行借着这次上市的东风,把自己动态市盈率自己来决定,来把它提高一点,这个也是投资者非常乐意想听见的,或者是想知道的,或者是最后想得到的。

  猪猪:刚才听到工行在2007年以后发展资本就变慢了,是不是因为外资银行导致的?

  特邀嘉宾张海冰:据我看到的一些资料显示,他们认为目前工行能够取得的这个业绩,很大程度上受两方面因素的影响:一方面因素就是前期不良资产的剥离和国家的资本金的注入,使它减少了需要拨备资金的数量,间接地提高它的业绩。另外一方面就是通过两次银行加息的过程,也扩大了银行的收入,所以提高了工行业绩提高的水平。我看到的研究报告认为,如果这两个因素消失的话,工行业绩的增长更多的取决于它自己“内功”的提高,就是自己经营管理水平的提高。那么作为一个规模非常大、网点很多,但是管理体制和企业文化还比较滞后的大型国有银行来说,可能它的业绩增长存在一定的变数,这也是有可能的。

  马方业:我来说一说。我觉得中国也不仅仅是工行一家的情况,就是中国银行业的业绩,或者是未来的业绩成长还会与中国的银行业改革密切相关的。你看目前银行基本上来讲,我们传统这四大银行还是存贷差就是它的利润,还是传统的业务比较多一些,主要是靠这一块。而这一块来讲的话,我们更多的是在利率市场化不是很强的情况下,有政府定价的因素在里面。那么未来中国利率市场的改革肯定就是逐步走向市场化的,这是一个瓶颈或者这是一个坎儿,那么在这个坎儿怎么迈过去,需要很多的业务的创新、管理的创新,包括我们其他一些服务的创新,这种创新一定要跟上。只有这样你才能迈过这个坎儿去,你靠政府定价、靠垄断、靠市场或者靠市场的成分才会少一些,因为你进入资本市场以后你就是一个公众、你就是以一个市场为导向的企业。首先是一个现代企业、现代商业企业,那么如何在现代商业企业新的定位下开拓自己的市场,这个非常的重要。

  封神榜:请教目前工行价格是否合理?请大概预测一下后期的走势?谢谢

  特邀嘉宾张海冰:我们看到这个事先,一些研究机构的定位,像海通证券定位是在3.25元到3.56元,我们觉得3.4元基本介于机构定位的中位数,我们认为基本还是比较合理的。

  tzfdc:工行A股比H股低开了2毛多,后市如何操作?

  特邀嘉宾马方业:对。我觉得H股的定价比A股更为合理一些,因为香港毕竟是纯国际化的市场,而我们国内正在向国际化迈进,我觉得这个价值认可上更好一些。

  胡杨:请问工行与其他上市银行股相比有何优势?

  特邀嘉宾马方业:就是在老百姓的认知度比较高的,人人都有工行的折子、网点又多。

  shutian26:工行上市对中国的股市有何影响,大盘是涨还是跌,中国的股市会更加规范吗?

  特邀嘉宾马方业:这个问题是好问题。第一点我觉得就是中国的证券资本市场已经进入到一个真正的蓝筹时代,这肯定是一个非常重大的影响。第二个影响就是说证券市场因为容纳了这么多的大的蓝筹股票,所以它的投资品种越来越丰富了,越来越适合于机构的口味。第三点我觉得就是随着金融、衍生金融的开发尤其是我们即将要推出股指期货,这个月底30号就开始仿真交易了,所以随着股指期货的推出,那么它的分量和重要性会显得越来越重要,我觉得这个是非常重要的东西。当然指数的涨跌,因为工行不影响成深指数它只影响综合指数,现在对于投资者纯粹看指数已经意义不是很大,尤其是随着股指期货的推出以后,可能会有一些新指数,现在是沪深300为基准,这个已经完成了使命。可能随着中国衍生品市场的发展,可能会慢慢的发展,纯粹的看指数除非你要参与股指期货,但是我们个人参与股指期货门槛比较高,还是要看看这个价值,根据价值评估的方法来去做投资比较多。

  猪猪:马主编您刚才提到新蓝筹时代,我们注意最近的股市就是大盘上涨比下跌的家数比较多,是不是因为这中国的资金逐渐出现两个分化,那些价值不好的股票越来越低了?

  特邀嘉宾张海冰:我们认为随着市场的机构投资者越来越多,必然会出现一定程度的两极分化。我们观察到今年的行情当中,确实出现了资金向蓝筹股集中的现象。像招商银行、像中国石化有很大的涨幅,这在以前不可想象,而且随着股改的完成,一大批质地不好的企业越来越被边缘化了,我觉得就像主持人说的新蓝筹时代确实会出现两极分化的时代,这个是不可避免的。

  特邀嘉宾马方业:这个问题实际上就是近期以来一直是一个焦点和热点,因为我觉得在短期来看,刚才张总讲的是宏观一些的情况,我觉得从市场层面上来讲,我个人的意见,就是有一点演绎股指行情的味道。因为大盘涨的时候,现在指数失真程度是比较强的,比如说今天肯定是跳空高开,涨停的话就是30个点就是这个意思。所以我就说现在大蓝筹时代还要有工具,就是比如说我们要推出股指期货是一个,对中国目前的沪深市场来讲,这种大的蓝筹股票它还是一个战略筹码,这个对于一些基金经理人、对于一些机构控制自己的风险也是非常有意义,必须要有的。

  齐齐:工行与外资银行相比是否有差距?如果有,差距在什么地方?

  特邀嘉宾张海冰:这个我们可以无庸讳言,工行和所有的银行,包括外资也是有高有低,我们跟成熟国家尤其是美国银行相比肯定是存在一定的差距,有些方面差距比较多。我觉得主要有这么几个方面:一个是经营管理的能力;第二个是风险控制的能力;第三个就是公司的治理结构。我个人认为主要是这么几个方面。

  特邀嘉宾马方业:刚才张总讲的比较多了,我觉得差距太明显了,但是我觉得我们一个重要的差距,就是在我们一个市场化的程度上,公司治理结构上这些东西。当然这个东西通过工行的上市让所有的银行企业,甚至我们银行企业的从业人员、员工上一堂资本市场的课,这个也非常非常重要的。那么这个课上了我们就应该想一想怎么去做,当然我刚才也讲到了,中国的银行它的业绩的成长与中国银行业的改革是息息相关的,但是这只是一个管理层面的。就企业层面上来讲,我觉得应该提高我们创新的能力,比如说我们现在利润主要是存贷差,那么这块如果是市场成分加大的时候这块会缩小。那么这时候比如我们的中介业务、银行的中介业务是不是更快一点的发展起来。

  好好学习:国有银行相继上市对我国加入WTO时对金融服务的主要承诺的兑现有什么作用?

  特邀嘉宾马方业:按照入世的承诺就是全部开放了,所以我们的四个银行只有农行没有上市,实际上我们已经在全面开放外资银行已经进入中国的银行业务之前,我们基本上把四大专业行有三个银行已经上市了,现在上市的银行大约有七八家,我觉得这个时候更多的我们通过资本市场这种融资功能,把我们这些银行资本充足率提高一下。把我们的“内功”练一练,把我们的公司治理好一点,这样才能创新,创新需要成本,现在来讲银行需要创新,那么通过证券市场的筹资功能,我们有了这些物质基础,那样才能更好的与外资,说句什么话就是“与狼共舞”就是有本钱了。

  我是天:曾经有报道说中国国有银行上市相当于把金融控制权交给了外方,因为建行H股上市、工行H股上市,请问嘉宾对这个问题怎么看?

  特邀嘉宾张海冰:我记得外国记者向温总理提出过这个问题,就是存不存在国有银行股权贱卖的问题。我觉得是一个是比例的问题、另外一个方面是价格问题。我想这个具体的数字我现在记不得了,但是我们不管从哪方面看,无论是中行、建行还是工行,它的H股在总部分里面肯定不是占主要位置,这是其一,我觉得这个不存在控制权被转移的问题。从另外一个方面来看,从价格上来看,机构投资者也好、研究机构也好,之前对工行内在价值做出了研究和判断。今天开盘的价格我们看出定位还是比较合理,我觉得不存在我们金融企业控制权被转移的事情,我觉得这个问题是一个不存在的问题。

  冉冉:我们知道在工行风险提示中曾经说过,它的决策会受大股东的影响。您们认为上市公司行为是不是会受国家政策的影响?

  特邀嘉宾张海冰:我不知道你说国家政策是哪个方面的政策,上市公司受国家政策影响是天经地义的。

  冉冉:那请问国家宏观调控政策会不会受影响?

  特邀嘉宾张海冰:这个肯定的。我们知道温总理在开常委会的时候,就是要收紧土地、还有信贷帐。那么怎么收紧?就是银监会或者是央行要求商业银行可能对某些项目或者是某些企业的贷款进行收缩,我觉得哪怕在成熟的市场经济国家也是这样做的,我觉得这个是很常规、很正常的现象,并不是什么特例。

  momo:金融安全问题大家都很关心,工行上市对金融安全有什么影响?

  特邀嘉宾马方业:你说的金融安全是不是控股权的问题,如果是这个的话张总说的很明确了,控股权我们不会放过,所以也是间接回答财经部或者是汇金有可能减持,但是肯定是处在一个控股地位,哪怕是相对控股那也是在控股地位。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讲是没有必要担心的。

  ywqq:工行上市对金融改革的影响有什么影响?

  特邀嘉宾马方业:实际上工行上市对中国的金融改革是一个阶段性总结,本身工行上市就是对中国金融业改革比较好的一个解释。中国目前现在就是要朝着这种市场化方向、现代企业制度、现代商业银行这么一条路子去走。除了农行之外,我们这四大专业行三个银行已经上市了,因为过去来讲感觉到中国这些银行更多的是负面的东西,或者是一些好像不太好的一些资产,实际上现在通过工行的IPO,我就感觉到国际资本对中国四大专业银行的看法上已经发生了质的变化,绝对是一种质的变化,所以我觉得从这个意义上来讲,今天工行的上市、以前建行的上市、都已经证明了中国银行业的金融改革已经可以说取得了初步的成果,接下来可能会在这个基础上会进一步的发展,这是我个人的猜测。当然咱们只是猜测而已。

  yhr:嘉宾您好,请问您对国有银行上市总的来说是支持还是反对?对于圈钱的传闻如何看?

  特邀嘉宾张海冰:国有银行上市整体来说是一件好事情,对于各方面、对于国家、对于银行本身、对于银行的储户、对于资本市场的投资者,它是一个多赢的一个事情,我对这件事情是一个支持的一个态度。那么至于说圈钱这个事情,我觉得一个事情都可以两面看,那么如果我们很学术的来说的话叫做融资,如果不能给投资者适当的回报就成了圈钱,最重要的是看这个公司的价值怎么样,能不能给投资者持续稳定的回报。我想国有行业银行作为国家的金融命脉,在政府强有力的主导下、在投资者的监督下我相信长久来看还是会给投资者提供合理的回报,我觉得我们应该有这个信心。

  冉冉:请问马主编您认为中国股市还是圈钱的时代吗?

  特邀嘉宾马方业:一说圈钱我个人认为是一个中性的词。现在从投资者嘴里说出来是变味了,不是一个中性词更多是偏贬义的一个词,刚才张总讲学术上是叫融资。那么我们现在这些大的蓝筹股票,从股东结构上已经看出来了。现在是内地的、国外的、还有安联等等,这些国内主要的一些稳健性的一些机构和海外大的一些同行,他们作为一个战略投资者引进来了,那么这个钱我们筹来了,不是圈来了。我们筹来以后怎么用那不是说你一个股东说了算,这是所有股东的共同的事情,那么拿来这些钱用到什么地方上去,这个肯定,因为我们国内银行在这方面欠缺,那么有海外同行背景这些大的公司,他们确实有这块就是理财。

  我们这些钱我们怎么去投、如何去投。那肯定是都经过很严格的或者是很严密的科学规划程序,我想这也是我们银行走向海外的一个体现。因为我们引进战略投资者,这个引进不仅仅是股权,更多的是引进他们的理念、他们的经验、尤其是观念上、尤其是风险观念上,这些经验对于他们来讲可能是轻车熟路,而对于我们国内、内地的银行业人士来讲可能是生疏一些或者是不太专业一些。但是有了这一批战略投资者的话,我想这个圈钱的说法我估计会慢慢的淡化,就是一个融资。它还可以再融资、三次融资。说到新的巴特尔协议,它的资本充足率要求那么高,要实行新的杠杆,8%的杠杆,这个非常高。

  所以银行业多次融资应该是一个趋势,是资本充足率非常强的一个杠杆。你不能够怕了这条线,因为我们现在融资方式已经在发生很灵活的改变,实际上我感觉到以前还是为了资本充足率,所以包括A股到A+H股,先A股后H股也是更多的内在要求,经过多次融资以后,对这一个蓝筹股票,就是银行蓝筹股票的成色可能会起到一个很好的作用。

  5555:我注意到中国资金出现两极分化,那价值不好的股票是不是越来越低、一直低下去。会不会出现像香港那样的问题?

  特邀嘉宾张海冰:我觉得这个是不可避免的,在香港可能有一些的纤股,就是在1毛钱以下的股票,香港和内地不同在什么地方?就是香港更加市场化,内地市场可能上市公司作为一个壳还有一定的价值,价值不好的股票可能还存在着被重组或者是被政府救助的可能,我觉得这也是一种投资的机会。但是就如这位网友所说,以后真正价值不好的股票会越来越低,这是大势所趋,这个是不可避免的。 [[[下一页]]]

  特邀嘉宾马方业:我觉得这个肯定是一个趋势,就是证券市场一个健康的层面的反映。所以我就说刚才张总就提到壳的问题,实际上对于中国资本市场体系有密切的关系。中国的资本市场我们现在正在打造、力度打造多层次资本市场的体系。那么我们这些还没有建完善之前,我们现在只有主板、我们没有二板、我们没有创业板,我们也没有美国的交易市场,所以我们这些壳都是有价值的。

  至少我们作为一个普通投资者来讲,我们没有那么多的信息这个公司重组的东西,你不太可能去。比如在云南一家公司,你从北京到云南那么远你很累,你还找不着这个公司,所以信息有一些不对称,所以他们重组并购,他没有公开披露之前我们不太可能知道,当你知道的时候已经失去投资价值了或者是风险意识很大,所以还是老老实实、踏踏实实回到我们的主题,就是我们证券市场已经进入了蓝筹时代,蓝筹时代就是要体现它的价值,我们要做价值回报我觉得这样比较好,对一个人的投资理念就是从过去的庄股失败中逃脱出来,这个比较好。

  冉冉:刚才马总提到壳子比较重要,是不是这个证券市场价值的体现,因为我们知道美国的体系非常的好,就是有纳斯达克什么的,您认为中国以后会怎么发展呢?

  特邀嘉宾张海冰:从证监会和整个管理层目前的决策来看,构建一个全方位、多层次的资本市场体系,已经是一个既定的方针,那么像我们在发展主板市场。那么我们的中小企业板比较发展的比较成熟、进行的比较顺利。像我们是代办股份转让这块,据我所知也会出台一些改革的措施,部分企业可能在三板上也可能有一定的融资功能,我觉得这也是一个发展的方向,就是一个全方位、多层次的资本市场一个体系。

  22522:前一段有人说招商银行行长年薪800万,你觉得这个价位高吗?

  特邀嘉宾张海冰:具体的数我们不是很了解,只是传闻而已。现在企业家薪资的问题也是很市场化的,那么就看你能给股东创造多少的效益,我想招商银行的董事会肯定会给马卫华行长给出一个合理的定价。

  我还想说一点。那么就是人才的问题,工行面临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就是人才流失的问题,他的人员平均工资好像是其他一些中小型股份制银行的1/3到  1/4这个数。那么对其他银行对他的优秀人才吸引是很大的,我觉得怎么样用事业来留住优秀的金融人才,对于工行来说非常的重要。还有一个问题就是怎么从它以前比较陈旧的观念和体制当中能够转变出来,这也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

  根据我个人的一些经验我们可能生活当中自己去过的银行不止一家,就我个人来说的话,我去招商的一些网点和去工行的一个网点,从它们的硬件设施、对客户的一个服务以及等待的时间各方面来说感受是不一样的,这个也是一个很明显的差距。第三个方面可能是风险管理的问题,根据现在披露的数字来看,现在工行经过几次不良贷款的剥离和政府的注资以后,它的不良贷款起码在四大银行里面是最低的。

  555:我还是一个金融院校的学生,我想写一篇关于工行上市的研究论文,我有点不明白,工行为什么非要上市呢?

  特邀嘉宾张海冰:简单的说可能是这么几个方面吧:我觉得最主要的目的不在于融资,最重要的目的是要让它仍然规范的、符合现代企业制度的现代金融企业,这是最重要的目的。其次就是为了补充它的资金的需要。第三可能就是一个间接的效果,我觉得可能也带动了中国资本市场的发展,我们的资本市场也需要像工行这样有规范、有竞争力的企业,不光是金融企业能够参加进来。

  文文:我们知道工行是最大的个人银行,同时也是最大的公司银行,上市以后会不会对个人服务有所改善,我们都知道银行卡都收费了,这个算是跟国际接轨吗?

  特邀嘉宾张海冰:我觉得上市对于某一项业务有多大的影响这个很难说。作为工行来说在他任何涉足的领域都想提高它的竞争能力。那么上市以后有了资金的补充,有了股东的监督。那么我想最直接的效果可能他在各方面的改革和发展会更快一些。

  天坛:工行上市对我们普通消费者是好是坏啊?

  特邀嘉宾马方业:对普通消费者那肯定是好事,这肯定是好事。

  世纪:股指期货即将推出了,工商银行对股指的影响有多大?请问嘉宾是否看好中国的股指期货市场?

  特邀嘉宾马方业:我觉得应该是10%,就是对沪综指,因为没有进入成分指。所以对中国的股指期货市场,这个东西因为毕竟我们还没有实战,从10月30号开始,就是开始模拟的交易。但是我觉得既然是把股指期货这个事情谈了很多很多年了,这个与我们中国资本市场制度性的弊端不全流通有一个很大的关系,我们借着这个股改的基本大功告成这个东风,股指期货推出也是与国际市场接轨的机会,那么工行在这个时机来上市,我觉得就有这么几层意思:第一个就是股改已经基本上大功告成了。那么新的理念要在新的市场上显示出来,新的气象、新的投资品种,工行就是属于这一类的。那么新的工具、股指期货要推出,所以这个时候股指期货需要像工行这种类似大盘、蓝筹的股权。所以应该说我对

  这个前景还是比较偏乐观的,因为股指期货的推出对国内投资者来讲是一个新生的事物,作为咱们媒体来讲我们还是支持新生事物、支持改革。谢谢!

  文文:请问嘉宾是否看好中国的股指期货市场?

  特邀嘉宾张海冰:我觉得股指期货最大的作用是改变了中国市场单边式的格局,以前只有大盘上涨投资者才能挣钱、自己做多。那么因为在做空的条件下也有了盈利的机会。那么根据我的了解是中金所的总经理朱玉臣先生他前两天有一个表示,他说希望在股指期货最初推出的时候不需要交易量,就是希望平稳的发展。但是我个人有一个担心,因为中国有一个逢金必炒的现象,中长期来说中国的股指期货发展空间是很大的,那么初期可能会有一定的波动。有两种可能一种可能是大家不太熟悉,可能比较冷清,另外一种可能就是大家对规则不熟,在里面会引发比较大的波动,这是初期可能会有的一些变化我觉得这是比较正常的现象,但是中长期来说发展空间是比较大的。